任性用权,让他迷途难返

2019-02-25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杂志

任性用权,让他迷途难返

——四川省广安市广安日报社原党组书记、总编辑唐云峰违纪违法案剖析


  “老大,你父亲走后,你是家里的顶梁柱,千万要走稳当些,不能出事啊!”这是四川省广安市广安日报社原党组书记、总编辑唐云峰的母亲过去常对他说的话。

  然而,作为一名在当地颇有名气的资深“文化人”,唐云峰并没有按照母亲的教导去走好人生之路。为满足个人欲望,他把报社这份“责任田”当成“自留地”,用权任性,胆大妄为,最终深陷泥潭,迷途难返。2018年7月,唐云峰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  花钱一支笔——把公款当成自己的钱随意支配

  唐云峰是全家人的骄傲,兄妹四人只有他通过读书“出人头地”。父母从小教导他,要老实做人、踏实做事。凭着自己的“广学坚守,安贫乐道”,唐云峰从一个农家子弟,一步一个脚印,逐渐成长为正处级领导干部。

  2004年3月,在市委办干了8年多文字工作的唐云峰,调任广安日报社党组成员、常务副总编辑;2007年7月,又担任党组书记、总编辑。直到2017年1月转任市人大常委会委员、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,唐云峰在报社一干就是13年。

  随着岗位的变化、职务的提升、权力的增大,唐云峰的胆子也越来越大。他随意支配公款,甚至把单位的钱当成了自己的钱,根本不把制度当回事。

  2014年1月27日,与报社有业务往来的印刷老板龙某找到唐云峰,打算借点钱。唐云峰二话不说,就在龙某借款申请上私自签字同意,借出60万元。

  这一借,让龙某尝到了甜头。2014年至2015年,龙某先后6次向广安日报社借款,最少的一次60万元,最多的一次400万元,累计1060万元。除其中一笔400万元经报社党组研究外,其余660万元均未经集体研究,由唐云峰“一支笔”签字借出。

  当然,这钱不可能白借。2010年至2017年间,龙某利用唐云峰儿子结婚、孙子满月和过节等时机,先后向唐云峰“送礼”19万元。此外,唐云峰还以投资、购车等名义向龙某索要30万元。

  作为党报的一把手,唐云峰利用手中的权力,违规将巨额公款外借,造成国有资产流失,他个人却从中捞取好处。大笔一挥“不差钱”的他,早已将党性原则和法纪意识抛到了脑后。

  决策一言堂——重大事项全凭个人说了算

  不仅花钱“一支笔”,在很多重大事项面前,唐云峰作决策也是全凭个人意志,完全不顾党纪国法和民主集中制原则。

  唐云峰通过妻子的同学,以招商引资为名从外地拉来几个老板,在广安市投资创办印刷公司,未经公开招标就将广安日报印刷业务交给该公司承印,并默认占有公司5%的“干股”。

  在没有经过集体研究的情况下,唐云峰擅自降低“广安在线”网站承包费,没有经过招投标程序,直接与报社职工蒋某续签了合同。为感谢关照,2016年和2017年春节,蒋某以拜年名义共送给唐云峰2万元。

  “有借不还”也是唐云峰的一个生财之道。

  2012年底,唐云峰在其朋友处投资项目需要资金,向经营报纸广告业务的老板杨某借10万元现金。2年后,也就是广告承包合同马上到期的关键时刻,唐云峰告诉杨某自己资金紧张,钱暂时还不了。杨某当然听得懂,当场表示钱不用还,希望在续签合同时得到关照。随后,在唐云峰的授意下,杨某未经公开招投标便与广安日报社续签了合同。事后,杨某给唐云峰送上2万元以表感谢。

  经查,2009年2月至2016年6月,杨某经营广安日报社广告业务期间,唐云峰通过违规决策,为杨某在安排日常广告版面、设立专版、拨付广告费等方面均给予关照。杨某则投桃报李,每逢节假日,便以过节费等名义送给唐云峰共计16.5万元。

  把重大事项决策权当作谋取私利的资本,唐云峰通过利益交换,疯狂敛财,越陷越深。“当手中权力与身边利益团体结成了利益链,最终会将自己的前途绞死在这条链上”,接受审查后,唐云峰在忏悔书中写道。

  用人一句话——以和谐报社为幌子大搞近亲繁殖

  自2004年底主持报社全面工作开始,唐云峰就提出构建“和谐报社”。他所说的和谐报社,其实是以用人权为工具,通过施恩惠、给利益、搞照顾等方式,满足部分干部职工的个人利益需求,让职工感谢他、服从他,以此巩固自己说一不二的地位。

  唐云峰以照顾职工亲属就业为名,大量安排职工家属、子女和亲戚到报社就业,不管是否有岗位,也不管岗位是否合适。在报社担任主要领导13年,唐云峰共安排了15名干部职工家属、子女或亲戚到报社工作。对部分年富力强的干部,唐云峰通过设立总编辑助理、编委等岗位,使这些人的经济待遇、政治待遇高于一般中层干部。

  另一方面,唐云峰通过实施所谓的改革,以享受在岗员工同等待遇为条件,让一部分喜欢提意见的老同志内退,远离报社。经过长期经营,多方努力,唐云峰成了报社真正的“老大”,没人敢挑战他的权威。

  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。唐云峰精心构建的“和谐报社”,成了满足他个人私欲的牺牲品,也成了他贪腐行为的保护壳。然而,这样的保护壳总有被打碎的一天。唐云峰的为所欲为,害了自己,也带坏了报社的风气,广安日报社原党组成员、副总编辑罗正远也牵扯其中,受到同案处理。

  后悔一辈子——用权任性终将付出惨痛代价

  “纵观唐云峰的腐败轨迹,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欲望太强、用权任性。”广安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、市监委主任李明舟讲道。

  反思唐云峰的堕落过程,从最初接受各种红包礼金,到后来明目张胆伸手索要,从小敲小打要手机、电影卡,到10万、30万狮子大开口,再到收受巨额回扣,从选人用人到项目承包,他将一把手的权力发挥到了极致。特别是党的十八大后他仍不收敛、不收手,究其根本原因,还是初心淡忘,私心泛滥,贪欲膨胀,用权任性。

  被欲望蒙蔽了双眼的唐云峰,对来自组织的多次函询不以为然,反而欺骗组织,对抗审查。2016年初,唐云峰接受市纪委函询后,感到非常害怕和担忧,怀着侥幸的心理和忐忑的心情,悄悄把QQ空间的座右铭由原来的“广学坚守,安贫乐道”,改成了“广学坚守,安平乐道”,一字之差,只求平安无事。

  然而,聪明反被聪明误,正像他在忏悔书中写下的,做了那么多违法乱纪的事,必须要为自己的任性用权买单,不可能轻易求得平安。接受审查后,唐云峰每每想起母亲的谆谆教诲,都泣不成声、泪如雨下。这悔恨的泪水告诫我们,人生路漫漫,且行且珍惜,用权勿任性,警钟需长鸣。党员干部只有做到秉公用权不徇私、依法用权不逾矩、民主用权不专断、勤勉用权不懈怠、谨慎用权不任性、廉洁用权不贪婪,自觉接受组织和群众的监督,才能行稳致远、善始善终。

唐云峰案件卷宗(广安市纪委监委提供)

  (来源:《中国纪检监察杂志》2019年第4期,作者:朱丹文)

返回顶部 电脑版 客户端